關於部落格
  • 6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如何解讀落馬官員的“雙面人生”?

  9月1日,中央黨校主辦的《學習時報》,刊登喬翠霞和魏聯合的署名文章《關註領導幹部生活狀態》,開篇即提出:“‘一邊是工作上的廢寢忘食,一邊是生活上的貪污腐化’,這是目前我國相當一部分落馬幹部‘雙面人生’的真實寫照”。(9月3日《新京報》)   《關註領導幹部生活狀態》的作者,“曾在山東省委黨校對450多名官員做過有關工作狀態和生活狀態的問卷調查。在他們看來,調查結果顯示,非常態的工作節奏和方式,以及異地任職的經歷,易使幹部逐漸脫離正常家庭生活軌道,走上腐敗之路。”如果按照這個思路,官員的“雙面人生”,成了落馬官員的犯罪根源?或許會有這種情況,但對此的解讀,筆者卻對“文章”原作者的部分觀點不敢苟同。   誠然,不重視制度建設和監督,提倡道德自覺的官場環境,本來就是背離法治精神的。但是,把官員由於異地任職的經歷,使得他們逐漸脫離正常家庭生活軌道,歸結為“走上腐敗之路”原因,給人的感覺是在用一種罪錯為另一種更大的罪錯找藉口。在相關報道中,“文章”在“廢寢忘食”與“貪污腐化”之間,歸結出一種邏輯——因為“工作上的廢寢忘食”,才“逐漸脫離正常家庭生活軌道”;因為“逐漸脫離正常家庭生活軌道”,才讓“我們看這段時間官員被查,很多伴有通姦、生活作風問題”。“文章”作者還反問“難道這類群體全都作風不好、生活腐敗嗎?”   一個涉及包括加強制度建設和監督,加強幹部思想和作風建設的反腐敗命題,在“文章”里,似乎變成了與民工嫖娼差不多的社會問題了。如果把其中的“官員”換成“民工”,“文章”的調查結果同樣成立——非常態的工作節奏和方式,以及異地打工的經歷,易使民工逐漸脫離正常家庭生活軌道,走上嫖娼之路。雖然官員和民工都是人,有著同樣的人性弱點,但二者能相提並論麽?為何前者是“通姦”,後者是“嫖娼”?如果對應前者的“貪污”,後者只能是“盜竊”。   做這樣的對比,是提醒“文章”在把官員當“人”看的同時,不能把他們當做普通人來看。首先,官員為何要在工作上廢寢忘食?如果僅僅是像普通人一樣為了生計,現成的工資待遇還需要他們在工作上廢寢忘食?這應該是出於一種政治信仰,一種在普通人之上的道德自覺;其次,落馬官員伴有的通姦、生活作風問題,可以用正常人的性需求來解釋嗎?分明是權力催生的腐敗墮落,完全不同於普通社會成員的感情出軌。因此,用“逐漸脫離正常家庭生活軌道”為官員的生活作風問題找原因,勢必會掩蓋權錢交易的官場腐敗。   反腐實踐反覆證明,制度建設以及監督執行上的漏洞,是官場腐敗的重要因素。而有關落馬官員的生活作風問題,也是權力失控造成的。如果說落馬官員真的在工作上廢寢忘食,人的七情六欲中,“色”還能占這麼大的比例?如果按照落馬官員“情婦”的數量,普通人可能要專門為此廢寢忘食了。所以,對落馬官員做人性化的解讀並無不妥,官員生活狀態確實應回歸正常,但首先是官場生態必須回歸正常。這就不是先讓官員“家庭團圓”,而是讓制度建設和監督緊緊相隨。   文/知風  (原標題:如何解讀落馬官員的“雙面人生”?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